营养师3天课时费超医院一年工资 知识付费引发思考

  “来,抄个近道,离钱更近。”“每天半小时,搞懂一本书。”“直奔大师,不必从基础开始。”

  时间短,获知快。在这个崇拜知识又急于求成的时代,打着如此招牌吸金又吸睛的知识付费模式迅速升温,并在近两年内赚取了可观的利润。最近,某知名女作家开设付费音频课程,高调宣称付费者“3年不涨薪50%就退款”,再次引起舆论对知识付费模式的热议。把高深的,甚至是殿堂级的知识掰开揉碎,在每天用餐时刻伴着美食一起送到你的嘴边,你愿意花钱去接受吗?知识的获取真的如此简单了吗?这种号称简单高效的知识付费学习,究竟是学员获知的捷径,还是商人盈利的捷径?抑或是懒惰者满足好奇心与逃避思考的借口?

  火爆

   3天课时费超医院一年工资

  “双11(活动)的头三天,当时我的收入已经超过我一年在医院里的收入了。”

  营养师顾中一这样描述自己在微博平台因开通知识付费销售模式而获得的收入。他在北京三甲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工作了8年,而后决定辞去这份在大众眼里如同“香饽饽”般的工作,专注于以付费问答形式向网友传播健康知识。他把这个决定解释为:“我也可以选择直接为私人或者企业服务,但我还是更想通过自己的专业帮助更多的人,我的解决思路是通过大量的付费订阅将成本稀释下来,从而让利给信任我的读者们。”记者注意到,目前,他的微博粉丝为258万,会员服务标价为半年88元。

  这个近百元的标价在业内已经算较低的档位了。记者打开逻辑思维团队出品的得到APP,知识课程的标价随处可见:一名青年学者的50讲中国史纲课程售价99元;一名北大副教授的一年金融学课程售价199元;一名财新传媒主编出品的9个月耶鲁学习笔记课程也售价199元。

  除了给个人创收以外,知识付费模式能为平台变现多少呢?微博在近日举办的2017年V影响力峰会上宣布,今年自媒体通过微博赋能而获得的收入超过207亿元,其中内容付费收入13.3亿元,较去年增长183%。平台还预计,到2018年,自媒体总收入将超过300亿元,其中单内容付费收入就将超过30亿元。

  庞大的用户是知识付费模式得以生存的基础。记者从知乎获悉,从去年5月16日至今年12月,实时问答互动产品“知乎Live”共举办场次超7000场,总参与人数超400万,复购率达到42%。记者还注意到,微博平台上,一位知名科学领域博主单月“V+会员”流水达100万,月新增会员超过3000人。

  反差

  听课最大收获是“谈资”

  包先生就是这庞大用户中的一员,而且是有两年体验的“资深粉儿”。

  作为包先生的朋友,记者能明显感觉到知识付费作用在他身上的变化:包先生的生活好像被照进了一道希望之光,在这束光之下,他从一个只爱笑不爱说的人变得爱激动、善言辞。一切跟发明创造沾边的新闻都让他备受鼓舞;即使大家在讨论芝麻般琐碎的话题,他也要从中拎出一个道理,并对应到“逻辑思维”推荐的课堂知识中去,条条是道地品评一番。

  一次,有个哥们儿失恋了,大家都在安慰他“别难过,还会遇见更好的女孩儿”时,包先生这样劝道:“你对上一任付出的时间、精力和钱都属于沉没成本。人不要总盯着这些不可收回的支出,而要多看看可变成本。”

  一名女士在聚餐时说到某化妆品在双11促销期间很划算,买就送另一套补水护肤新款。包先生又迅速点评道:“这就像有的地毯上万元还能卖得出去。商家会先把地毯送到用户手里免费试用两个月,如果用户觉得好就买,觉得不好就退。可两个月后,用户已经依赖上这款产品,而且会考虑退地毯的置换成本。送整套化妆品,道理差不多。”

  兴奋了近两年的时间,最近的包先生看上去不那么积极向上了,他夸夸其谈的点评模式开始用在自己身上:“我花了快一万元学习这些付费课程,工作也没升职,理财也没赚大,每天还是忙得云里雾里,好多订阅的专栏越来越没时间听了。我的生活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步,这钱我好像花得不值。”

  记者问包先生:“这近一万的学费给你带来的最大收获到底是什么呢?”包先生想了一会儿说:“谈资吧。”

  同是知识付费用户的张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并不同意这个观点:“谈资不能概括我的收获。比如我是一到公司开会就会窝在最后一排的人,可上次自由发言时我突然有股冲动,于是演讲了半个小时,用了一些从APP课程里学的经济学和心理学知识,公司同事们给我报以热烈的掌声。这至少说明,同事们认同我看问题的角度,你能说认知的升级不重要吗?”